乐赢娱乐 乐福娱乐 乐百家娱乐 gg娱乐 华夏娱乐
当前位置: 长治新闻热线 > 篮球 > 正文
最新资讯

“国内公路自行车一哥”留洋“遭遇”职业化

发布时间:2017-10-26     点击数:

  “每个职业车手都有很强的自我约束力,不用外界监督,他也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国内公路自行车一哥”留洋“遭遇”职业化

  记者 梁璇

  世界最高级别公路自行车赛事之一的“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界巡回赛于10月19日~24日在广西举行,代表巴林-美利达车队出战的王美银是唯一一名参赛的中国车手。但与首次在国内代表国家队参加世巡赛的经历不同,这次出战,这位“国内公路自行车一哥”亮出的是国际顶级职业队选手的身份。

  2016年11月,国际顶级职业车队巴林-美利达与王美银签订两年合约,后者正式成为这支“多国部队”的成员。“心理成熟太多了。”王美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留洋”近一年来,自己最大的进步就是在国外大级别赛事中发现了自己和顶级车手的差距,并学会面对挫折与失落。“我在国内,每场比赛都是主力选手,战术都围绕我来,可出去以后一下从主力降到副将,心理上多少要重新适应。”这是一支围绕意大利名将尼巴利组建的车队,主要目标正是辅助尼巴利冲击大环赛的总冠军。

  刚开始,最令王美银受打击的是自己难以适应高水平赛事的强度与节奏。加盟了巴林-美利达车队之后,车队给予他很多锻炼机会,但开始一个多月的9场顶级赛事中,有6场世巡赛未能完赛,且在环加泰罗尼亚第一个赛段中,王美银还遭遇了职业生涯首次被关门,“当时觉得自己状态很好,想尽快表现,结果太不在乎时差,急功近利了。”有别于平路绕圈居多的国内赛场,欧洲顶级赛事对对抗性和技巧性的超高要求一直让王美银找不到比赛节奏,过了两个月才开始逐步适应,“亚洲比赛和世巡赛是完全两种概念。”

  “这场冲刺就是70多km/h,还是在试探阶段,算世巡赛的正常速度,但在亚洲的比赛中,冲刺速度达到60多km/h就有可能夺冠了。”王美银以“环广西”首战北海站为例表示,虽然顶级赛事的速度更快,但危险性也相对较低,“每个车手的素质都很强,车很稳,低级别赛事中选手技术不够反而容易出问题。”

  王美银把自己当成了强者。被关门后一个月,他不仅能顺利完赛,还能完成车队交给的任务,他坦言,因为在摸索比赛节奏的过程中,他更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职业化”,“每个职业车手都有很强的自我约束力,不用外界监督,他也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训练师给个训练计划,在家完成,全靠自觉。”王美银在国内早已习惯的“三集中”训练被一封英文邮件所代替;衣食住行也不再有人监督管理,www.5524.com,独自扛着两辆自行车、推着箱子跑航站楼是常事;以前和队友集训一两个月准备一场比赛的日子一去不返,“比赛密度很高,可以以赛代练,只要保持心肺就行,我之前两个月参加了十几场古典赛,比赛间隙只有两三天调整。”另外,队友对赛后恢复和饮食的重视也令他印象深刻,“他们完赛后哪怕不吃东西也会马上去按摩,能加速恢复;饮食上,什么阶段补充什么、忌讳什么,每个人都很清楚,一天三顿饭低脂低盐是基础,虽然我们原来也会注意,但多是教练在监督,很少有人会那么严格地自觉遵守。”

  当“职业化”放到王美银面前,技术上的差距并非最大挑战,毕竟,他曾在2013年环兰卡威登上金马伦高原的第三赛段中,突围制胜独揽4衫,创造了赛事的历史。反而,意识与观念的“职业化”才是王美银立足的关键。

  与很多国内的专业车手一样,王美银生长在国内,从体校田径队转项到自行车,逐步从青少年赛事崭露头角,继而随省队打出名号,但令他感到幸运的是,在山东队和智美-恒翔车队执教的李富玉曾是中国第一个加入职业车队,走出国门训练比赛的车手,他曾亲历的“职业化”细节常被用到训练中,这加速了王美银的适应过程,此外,他曾因语言、生活习惯、训练、饮食等方面遇到的坎坷也变成经验帮助弟子尽快融入车队。“我已经把自己短期内得到的经验分享给队友了,这种传递很有必要,有利于让更多中国车手走出去,比如,以前走出去的前辈就为我今天的机会打下了基础。”王美银说。

  在王美银之前,李富玉、计成、邢彦东、徐刚都曾见识过职业自行车最顶峰的风景,计成甚至已经为中国车手实现了完成三大环赛的梦想(环西、环法、环意)。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车手个人能力在欧洲赛场仍处劣势,在一支顶级车队中能发挥的价值也十分有限,对此,国际自行车联盟职业自行车理事会主席汤姆·戴米表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自行车也是如此,欧洲比其他地区有更悠久的自行车传统,长期都有奥运骑手,但我很高兴中国也有选手加入世巡赛,但中国选手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循序渐进,一切都需要时间。”为了加速中国在自行车项目的参与度,汤姆表示,将世巡赛带到中国就是一项有力举措,“我们在中国有更长期的发展计划,未来会有更多赛事进来,比如,广西的很多孩子都是第一次看职业自行车比赛,他们体会到了魅力,说不定就有人有了当职业自行车手的梦想。自行车项目上,中国拥有巨大潜力。”

  激励作用真实存在。“我可能不是中国最有天分的自行车运动员,但我想要证明中国人同样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职业车手。我参加这些大环赛就是为了激励我的同胞们。”计成完成三大环赛后的话曾给王美银提出更高要求,作为第五位加盟公路车顶级职业队的中国内地车手,他的目标“将不仅是完赛,而是通过争夺荣誉衫或者赛段冠军的方式站上领奖台,激励更多中国车手走上世界舞台”。

  本报南宁10月22日电

>